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 ptt-第64章 姜沁怒懟孫母閲讀

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
小說推薦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七零小娇媳:我带空间养糙汉
看到姜沁站在自己面前,孙母顿时感到人中好像又开始疼了。
上次被姜沁掐在人中上,回家以后她嘴唇上面都紫了,好久才消下去。
孙母气势顿时弱了半分,往后挪了一步。
“你,你咋来了?这是我家的事,跟你没关系,你管不着!”
姜沁没搭理她,嘴角噙着笑,往前走了两步。
她走一步,孙母就往后退一步,眼瞅着都要撞墙上了。
“你干啥?你想干啥?”
孙母这两句话问得底气不足,眼睛紧紧盯着姜沁,就怕她突然再给自己来一下。
姜沁唇边的笑落了下去,脸色变得冷冰冰。
“你把春萍姐给气到了,她要是有个啥,一切后果你来承担!”
“凭啥我承担?本来就是我家里的事,跟她何春萍有啥关系?”
孙母撑着脖子,忍着害怕回了一句。
“你们关起门来吵架没人管,可是现在你打了人。”
姜沁指了指还蹲在地上的周翠兰。
同时心里有点嫌弃,这么窝囊一直蹲地上,不敢面对婆婆,难怪被欺负。
“打了人,问题性质就不同了,自然跟春萍姐有关系。现在是新社会,不兴旧社会那一套,就算你是婆婆也不能随便打儿媳妇。”
“我为啥不能打她?她是我家花了钱娶进门的,要打要骂都是我说了算……”
孙母这会儿气势又上来了,手叉在了腰上。
姜沁斜了她一眼,“你的意思是,姑娘嫁到了婆家,就能被随意打骂?”
孙母梗着脖子说了声“对,在我们村里都这样。”
周围人群哗地一下,都被孙母的言论给惊呆了。
好些做媳妇的听到孙母的话,再联想到自己,纷纷自动站在了对立面上,一个个气愤地指责她。
孙母说得这叫啥话,嫁进来的儿媳妇又不是卖身,哪有这么欺负的。
年纪挺大,却为老不尊,不是个好东西!
呸!
被人围着吐唾沫,孙母一张皱巴成橘皮的老脸涨成了猪肝色。
姜沁转过身,面向身后的人群。
“大家都听到了吗,孙家婆婆根本不拿我们女同志当人看,嫁到她家里就要随意打骂,妄想着继续压迫妇女同志,这种思想是封建糟粕,是腐朽残余,坚决不能容忍!”
姜沁的话引起共鸣,大家再看向孙母就好像在看阶级敌人,横眉冷对。
孙母吓得腿肚子发抖。
她啥时候不拿女同志当人看,啥时候压迫人了?
新社会她哪儿敢做这些,她就是打了自家的儿媳妇,怎么就惹了众怒呢?
姜沁冷眼看向孙母,“你自己也是有女儿的人,怎么能说出那些话?将来孙小妮也是要嫁人的,难道嫁到婆家也要被婆婆随便打?”
孙母被噎在当场。
孙小妮可是孙母的心头宝,谁吃亏她都不会让闺女吃亏的。
“我家小妮不一样……”
孙母弱弱道。
姜沁嗤笑,“你家孙小妮怎么就不一样了,是比别人多个胳膊还是多条腿?都是一样的女同志,她咋就和其他人不同呢?难不成她要搞特殊化?”
孙母被怼说不出话。
不敢说了,再多说,还不知道要被扣上啥帽子呢。
这时候,孙大壮从外面回来。
他一大早出去办事,等回来看到自家门前闹哄哄的,一问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进了院子,他先把媳妇周翠兰从地上扶起来,接着去劝自己妈。
“妈,你别闹了!再闹真要被抓起来了!”
“谁抓我?”
孙母这会儿还是不信。
孙大壮一拍大腿,急道:“我的亲娘啊,你刚才说的那些话,传出去了你就得蹲大牢。”
看见儿子又急又怕,孙母终于开始心虚。
“大壮,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快点进屋去,一句话都别说了,我明天就给你买票,赶紧回老家。带着小妮一起回去!”
孙大壮把他妈给推搡进了屋,回过头来替她给大家道歉。
周翠兰在后面跟着,她望着姜沁嘴唇动了动,要说话。
姜沁明白她要说什么,手一摆拦住了。
“别谢我,要谢就去谢春萍姐,她为了你的事都动了胎气了。”
说完这句她没再看周翠兰,转身走了。
刚才出头和孙母对峙,她本来为的就不是周翠兰,而是何春萍。
见不得何春萍受气,必须要为她讨回公道。
推着车子回了家,姜沁在院子里停好自行车,赶紧去隔壁看何春萍。
在家里躺了会儿,何春萍已经好受多了。
姜沁抱怨,“你就不能少管点事,安心养胎吗?要是出了大问题可咋办?”
何春萍道:“我就是管妇女工作的,我不出面哪儿行。小姜,刚才谢谢你了。”
“谢啥呀,咱们之间不用说这个字。”
“行,那我就不说谢了。”何春萍笑道。
姜沁又和她说了几句话,留下两个罐头给她补身体,就回了自己家。
她把新借来的书拎进屋,拿到付绍铎身旁。
“给,帮你把书接回来了。”
付绍铎接过书,随手翻了翻,接着视线落在她身上。
“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外面闹哄哄的,是出了什么事吗?”
重生之農家小悍婦 小說
“可不是出了事,出了个特糟心的事。”
姜沁把事情原委同付绍铎说了一遍,听着听着,付绍铎浓眉拧起,眸色凝重起来。
突变体想跟人类女孩接吻
说到最后,姜沁往付绍铎身边一坐,拄着胳膊看他,“作为咱们东安七队的队长,这事你是不是得管管?你媳妇可是差点被人欺负了!”
她嘟着嘴,满脸的委屈。
‘媳妇’两个字令付绍铎心头一跳,但他很快忽略掉陌生的情绪,无奈地笑笑。
“整件事听下来,分明是你占了上风。”
换句话说,只有姜沁欺负别人的份,不可能有人能欺负到她。
被拆穿姜沁也毫不心虚,“是没欺负我,但是欺负春萍姐了,还有周翠兰。反正你是队长,这种恶人恶事在你管辖范围内吧。”
付绍铎点点头,面容凝肃起来。
“这件事必须要管,带来的影响太坏了。下午,帮我把周东阳找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