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四章 參加大比讀書

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
小說推薦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
“我这是……成了神笔马良?”
张韬大喜,感受自己脑海里异样的变化,他瞬间好像看到了光明的未来。
一旦绘画的东西都能具化成真,那就是真的不得了了。
明白前因后果之后,他立马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随即又在脑海里勾画起来。
消失的火寒鸦,再次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看到这一幕,张韬眉飞色舞,自己寻找的‘路’,貌似有些很强大。
同样是神魂之力,别人是利用浩然真意影响他人的意识或者精神力…而到他这里,却直接化虚为实,堪称逆天手段!
“沐风,你捡到了一块宝啊!”
孟知行惊叹一声,看着眼前张韬不断试验的行为,不由扭头看向一旁陷入震惊状态之中的秦沐风,道:“此子不可限量!”
堂堂一位奉天书院最强的存在,竟然在见到张韬的绘画之‘路’,露出羡慕之情!
“学生实在侥幸,才能收到张韬这块璞玉!”
秦沐风谦虚一礼,嘴角的笑容难以掩饰他欣喜的内心。
他看向张韬的眼神,越看越喜爱…
对方的天资,实在超乎他的预料,简直堪称是妖孽!
张韬不仅是绘画一道上的鬼才,而且修炼天赋居然也如此变态!
瞬间,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其他新入门的学子,再得到【浩然正气决】的第一天,能感悟到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存在,那就已经是天资尚可的表现。
而张韬倒好,,别人还在牙牙学语的尝试爬走,他直接跳过‘走’与‘跑’的阶段,刚起步就开始飞了!
一飞冲天!
他直接从一重天的养气境,飞升到二重天寻路境!
愛財娘子,踹掉跛腳王爺 bubu
修为上的突破速度,是奉天书院有史以来最为惊人的突破速度!
并且还一气呵成、顺利的寻找到适合自己的‘路’,羡煞旁人!
奉天书院的第一‘天骄’诞生了!
看到眼前的惊世骇俗的一幕,在场的所有人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这个念头…
他们看向张韬的目光开始变得热切起来,目光灼灼,他们面带微笑,各怀鬼胎,露出各不相同的笑容。
像这样的绝世天骄,一旦成长起来,那将会是无法企及的存在!
或许,又是一位像孟院长这样天花板的存在,诞生了…
“原来神魂具化的产物,只能是【妖魔图鉴】上点亮的画鉴啊!”
经过短暂的尝试,张韬心中对自己的‘路’有了清晰的了解。
其实,他还算不上真正的‘神笔马良’,做不到随心所欲画出任何事物!
他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绘画出来,只有人皮书册上的被鉴定出来的图案,他才能化为己用!
“哈哈啊~看来此次大比,是天佑我们奉天书院啊!”
见状,院长孟知行轻抚胡须,欣慰一笑,对于书院能出现一位惊世天才而感到非常的开心。
对于半个月后的两院大比,他胜券在握!
他一想到半月后,能将书院的‘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念传播出去,他的心情就是一阵激动澎湃。
经过数十年的斗争与较量,这是他看到梦想成真最近的一次…
春秋书院的‘仁爱’理念,强压奉天书院数百年,成为历代君王推崇的儒道。
天下学子千千万,又能有几人真正的领悟圣人口中的‘仁爱’之理?
最终,他们不过成为那些尸位素餐的存在,像尸体一般位居高位,光受百姓供奉而不干实事。
成为一群自私、虚伪、狡诈的老奸巨猾之辈…丝毫不关注天下百姓的死活!
如今妖魔乱世,鬼物肆虐,天下民不聊生,在孟知行看来,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人的欲望在作乱。
人心私欲,故危殆。
道心天理,故精微。
灭私欲则天理明矣。
圣人千言万语只是教人存天理,灭人欲。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也就是百年前,奉天书院从春秋书院内脱离出来,自立门户的缘由!
青春白卷
春秋书院视奉天书院是离经叛道,是歪门邪道…..是违背了儒圣当年开创儒道盛世的真意…
而奉天书院则斥责对方被自己的私欲所蒙蔽双眼,看不到儒道真意的真实面貌…只知道争权夺势,尔虞我诈,丝毫不关注民生疾苦,本末倒置。
多年来的理念之争,让两大书院势同水火!
“孟师,你是想让张韬参加两院大比?”
闻言,秦沐风眼睛一亮,心中顿时明白院长的意思。
想了想,他点头肯定道:“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学生拜见夫子,拜见院长大人…”
这时,张韬睁开眼睛,从书桌前站立起来,他从众人的态度与言谈之中,分析出了眼前这位伟岸的中年男子,就是此间书院最强的第一人。
在书院院长面前,他不敢造次,态度恭敬,躬身一礼,便默默站在九公主的身边,一言不发,静静的听从院长与秦夫子的交流。
尤其,当他听到二人提到要他参加两院大比的时候,他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
他心中并不想参加这什么劳什子的比试,甚至还觉得此事非常的麻烦。
“张韬,你有什么想法?”
孟知行心思敏锐,瞬间察觉到了张韬微弱的情绪变化,他面带疑惑,露出和煦的微笑,询问道:“难道你不想参加两院大比?”
“学生刚入书院,资历太过浅薄,恐怕无法胜任这次重要的任务…”
张韬低眉垂眼,不敢与对方那双宛如深邃星空的眼眸相对视,
他不假思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直接婉拒了他们的好意。
在刚刚与院长目光触碰的一瞬间,他好像感觉到自己心底的一切想法,都被对方给窥探了,惊骇莫名。
仅仅一个眼神,就让他无所适从,仿佛所有的秘密都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之下。
惊骇,震惊!
“你是嫌弃参加大比浪费时间,费时费力,得不偿失?”
孟知行莞尔一笑,眼眸内神光流动,饶有兴致的盯着眼前的青年。
顿了顿,他继续道:“若是你能赢得比试,老夫会给你丰厚的奖励…”
“什么奖励?”话音刚落,张韬条件反射的追问道。
说完之后,他察觉到周围异样的目光,顿时意识到自己失礼,说错了话。
他急忙补充道:“我只是比较好奇,还望院长莫要怪罪!”
“如果你能替书院赢下这次比试,老夫愿意亲自传授你一门儒道绝学,如何?”孟知行笑而不语。
醜女
此言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嘈杂声。
“天呐!院长居然亲自承诺,要传授张韬儒道绝学了!”
“可惜我修为太低,无法参加两院比试…”有人艳羡的叹息道。
“这真是天大的机缘,好像凡是被院长指导过的人,他们的成就都非凡不同。”
“据说书院的十二夫子,就是院长的学生…”
太古 至尊
听到耳边的窃窃私语,张韬面无表情,冷静异常,默默分析着其中利弊。
他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院长大人,如果我愿意参加比试,会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在没有确定具体的危险情况下,他是不会爽快的答应…万一比试非常危险,一不小心将自己逼入绝境,那就得不偿失了。
“比试点到为止,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孟知行摇了摇头,目光微动,看向张韬的眼神露出无奈的表情。
他没想到眼前这位实力不俗的青年,竟然会这般畏手畏脚、贪生怕死。
这一刻,他心中突然升起一个荒唐的念头,让对方参加比试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好!既然没有生命危险,那我就吃点亏,愿意替书院出战,为书院争光!”
张韬面色凝重,犹豫再三之后,他最后一咬牙做出了决定。
闻言,四周学子纷纷露出怪异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位不情不愿的模样,他们心中顿时升起不忿的情绪。
羡慕嫉妒恨!
他们能感觉对方在炫耀,在显摆,在嘚瑟,可惜他们没有证据!
见到对方忸怩无奈的神情,他们恨不得想将对方打一顿!
可奈何实力不够,他们只能盯着对方暗暗的扼腕叹息…
唰唰唰!
随着此处的动静恢复平静。
数十道身影从远处疾驰而来,他们姗姗来迟,各个气息雄厚,修为高深,皆是书院内闭关修炼的修士。
他们站在明德殿前,有男有女,各个眉头紧皱,面露疑惑之色,显然正在为刚刚出现的惊人天地异相而感到诧异。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吾刚才感到了一股心悸的灵气风暴?”
有一位手持翠绿色竹竿的老者,目露狐疑之色,看着眼前同行而来的同伴,想从他们口中探查其中的缘由。
“今日是秦沐风在此当值,有什么问题直接进去询问他即可…”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位浑身包扎绷带的老者,气息萎靡,他手持戒尺,脾气急躁的向明德殿内冲去。
“老蒋,听说你被一位年轻的小辈给教训了?”
最先赶到此处的老者,在看到对方狼狈的模样后,不由手持竹竿走上前,开口打趣道:“你这一身伤可伤得不轻啊…”
“哼!”
蒋夫子冷哼一声,脸色变得铁青,道:“王守纯,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那小子邪性的很!”
“老师,打伤蒋夫子的那个暴徒,与杀我三弟惊天的凶人,是同一人!”
话音刚落,人群中有一位风流倜傥的青年站了出来,对着书院第二人王守纯,解释道:“根据学生得到的消息,那人凶猛无比,蒋夫子为了给我三弟讨回一个公道…大意之下,遭了对方的暗算,才会有如今的遭遇。”
说着,苏弦双手作揖,对着前方的蒋夫子躬身一礼,由衷的感谢道:“夫子的好意,学生心领了!”
顿了顿,他真情流露,自责道:“让夫子遭受如此伤害,弦心生愧疚,真的无以为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