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離婚後,成了天后的私人男助理-第58章 這個雪舟到底是什麼人?鑒賞

離婚後,成了天后的私人男助理
小說推薦離婚後,成了天后的私人男助理离婚后,成了天后的私人男助理
诗词协会会长的办公室里,忽然没有了刚才的挥斥方遒,孤高自傲,一下变得安静。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郭牧之喃喃地念着,声音微微颤抖。
张正脸上也没有了那种圆滑世故的虚伪笑容,神情微怔,眼眶湿润,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
别看张会长总是笑呵呵的,其实他的童年颇为坎坷,从小父母离婚,由母亲抚养长大。
可以说母子俩是相依为命,从小见识了人情冷暖的张正很早就学会了处事之道。
这也是他不会写诗,却能成为诗词协会会长的原因,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和童年的经历与母亲的教导分不开。
不过,她的母亲为了养育他,常年劳累,落下了一身病,几个月前刚刚去世。
这是张正心里最深的痛。
只是像他这种性格的人,平日里从不会对人透露自己的情感。
然而,没想到此刻却被一首诗掀开了心里的伤疤。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想着母亲的音容相貌,张会长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他赶紧起身扯了两张纸巾,勉强挤出笑容:
“这两天眼睛不太舒服,哈哈。”
随即他的声音一顿,因为他发现,孤傲的郭牧之此刻居然也在擦眼睛。
难道连他都哭了?
“老郭,你没事吧?”
张正问道。
郭牧之刷的一下放下手,摇摇头:“没事。”
张正擦干眼泪,稳定一下情绪,这才坐回去,对郭牧之问道:
“老郭,这首诗怎么样?”
砰!
郭牧之忽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吓了张正一跳,却听郭牧之激动地道:
“传世之作,绝对的传世之作!”
张正一愣,本想说不至于吧,但想想自己刚才那痛哭流涕的样子,又闭上了嘴。
这样的诗,似乎真的配得上“传世之作”这四个字。
不过他又有些犹豫:“老郭,比赛的主题是‘情’,这首诗好像不切题啊?”
郭牧之嗤笑,看着张正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亲情不是情?”
“……”张正无话可说,这波是自己蠢了。
郭牧之又盯着这首《游子吟》看了好几遍,还摇头晃脑地念了一遍,砸吧一下嘴,像是在品尝什么绝世美味一般,意犹未尽地道:
“这首诗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故作高深的意境,但短短几句,却将无私的母爱展现得淋漓尽致!”
“古人说‘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但我认为,母亲对子女的爱,却是体现在每一件衣服,每一脚针线,每一个不舍的眼神中,这才是母爱!”
“细腻、温柔、无私,舍不得子女远行,但为了子女的前途,只是默默地为他准备衣服,送他走出家门,远远眺望,深情盼望,这就是母爱!”
“写的真好啊!”
郭牧之越说越激动,忍不住拍案而起:
“这才是情,这才是真正的好诗!”
张正愣愣地看着他,好半天才点点头道:“老郭,你说得对。”
他知道郭牧之的家庭情况,和自己相比倒是好了许多,父母恩爱,家庭圆满。
只是郭牧之从小叛逆,不听父母的话,大学没有选择父母期望的建筑设计,而是选了古汉语专业。
天秤
为此父亲整整两年没有和他说话。
好在母亲理解他,一直支持着他,这才让郭牧之坚定了自己的追求,终于成为了一位著名诗人。
郭牧之对母亲的感激和孺慕之情,自然是非常浓烈的。
想到这里,对他如此推崇这首写母爱的诗,张正倒是不意外了。
不过这家伙倒是比我行啊,居然没哭出来。
这时郭牧之忽然想外走去,张正问道:“老郭你去哪儿?”
“上个卫生间。”郭牧之说了一句,匆匆出门。
走出办公室,快速进了不远处的卫生间,躲进一个格子间,郭牧之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他从兜里掏出纸巾擦拭眼泪,随后拿出手机给母亲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妈,您最近身体还好吧?”
“我没事,我就是想问问你和爸怎么样。”
“嗯嗯,我知道,妈,您放心吧,十一放假我就回家,我想吃你做的肘子了!”
挂了电话,郭牧之又擦了下眼睛,确认没有哭过的痕迹了,这才神情平静地回到了办公室。
坐在电脑前,继续欣赏这首《游子吟》,又念了两遍,感叹道:
“没想到诗词界还有这种水准的高人!不知道是哪位前辈的作品。”
张正在旁边提醒:“老郭,这个作者不是诗词界的。”
“什么?”
郭牧之一愣,这才注意到作者的名字:雪舟。
果然没听过。
“难道是作协那边的?”
郭牧之问道。
“不是。”
张正摇摇头。
郭牧之有点惊讶了,还带着点郁闷:“不会是小说网的吧?那群写快餐文学的也能写出这种水准的诗?”
张正呵呵一笑:“他是素人站的。”
“……”
郭牧之长大嘴巴,脸上满是震惊。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指着张正:“你怎么不早说?”
他很郁闷,刚才才说素人站不行,没想到一下子来了首“传世之作”,而且这个评价还是他自己亲口说的。
这不是自己抽自己的脸吗?
这个张正绝对是故意的!
张正一脸无辜:“你也没问啊。”
郭牧之沉着脸不说话了,只是还是舍不得划走,继续欣赏这首《游子吟》。
张正则用手机进入了投票界面,随即惊呼一声:
“老郭,这首诗的票数升的好快!”
郭牧之凑过去一看,只见这首《游子吟》下面的票数变得很快,排名也从最初的三十多名飞速地往上蹿升。
诗词大赛官博的评论区里也有很多关于这首诗的讨论:
“强烈推荐游子吟,还没哭过的快去哭啊!”
“我想我妈了,呜呜呜!”
“谁说情只有爱情,亲情不是更无私更宝贵吗?!”
“妈呀,我第一次看诗给看哭了,牛逼!”
“谁还没看过《游子吟》的赶快去啊!第94号!”
“如果还有人没给《游子吟》投票我会很难过的!”
整个诗词大赛的评论区,几乎变成了《游子吟》这一首诗的专场,其他九十九首诗仿佛都变成了陪衬。
“这个雪舟到底是什么人?”
郭牧之咬着牙,喃喃自语。
……
京都中文大学。
女生宿舍。
巫妃來襲 側顏不美
“诶你们听说了吗?苏青梅和沈瑶在录上期《我是歌手》时好像吵架了!”
“怎么可能!我家青梅话都不愿意多说的人,怎么会吵架?”
“沈瑶看起来也挺温和的,应该是谣言吧?”
“听说第五期补位歌手是陈佳莹诶!苏青梅这次有对手了!”
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地说着娱乐圈里的八卦,此时一个身穿汉服,气质古典的女生推门进来。
“小婵回来了?今天去哪里拍视频了?”
室友们纷纷朝古装女生打招呼。
方晓婵把手机的自拍杆放下,对室友们笑着道:“去情人湖那里拍了一段,给我的诗拉拉票。”
放学后骰子俱乐部
“哦对,今天是诗词大赛网络投票呢,大家赶紧去给小婵投一票!”
室友们纷纷拿手机上了微博,找到诗词大赛的官博,进去给方晓婵投票了。
方晓婵是素人站古风区的视频主,网名叫小婵。
她主要发一些古装视频,偶尔还会弹弹琴,作作诗,因为她本身就是京都中文大学古汉语诗词专业的学生,所以写的诗水准不低,颇受欢迎。
当然,这个欢迎不是冲着她的诗词造诣和琴艺,主要还是冲着她的颜值和身材。
方晓婵虽然长得漂亮,不过她对自己在古汉语方面的水准更自信。
只是素人站里都是些LSP,没有给她发挥水平的地方。
这次的诗词大赛,终于给了她证明自己的机会。
果然,她的作品如愿被选进了全国前一百名,对一名大二学生来说,这已经是很高的荣誉了。
尤其是素人站里那么多视频主投稿参赛,最终只有方晓婵和另一个人晋级。
这就更加难得了。
我男票是锦衣卫
方晓婵注意到,和自己一起晋级的那个人叫雪舟,正是之前给小天后苏青梅写《可惜不是你》的那位视频主。
她有些意外,也有点好奇,一个音乐区的视频主居然也能写出高水准的诗词?
于是昨天晚上方晓婵给雪舟发了一条私信过去,但对方却没有回复。
今天是网络投票开启的日子,方晓婵为了拉票,特意去学校的情人湖拍了一条视频,准备待会儿就发到素人站上,让自己的粉丝们都去给她投票。
此时她也拿手机进了微博,找到诗词大赛官博,进入投票界面,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作品。
票数还不错,投票刚开始两个多小时就已经有一万多票了。
看看排名,排在第四十三位。
嗯,和预想的差不多,不错!
方晓婵挺满意的,想起那个不理人的雪舟,心下好奇,手指划动屏幕,想看看雪舟的作品。
这时,一位室友忽然声音哽咽,抹起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