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的小盼 線上看-叄拾貳鑒賞

我的小盼
小說推薦我的小盼我的小盼
“唉,真是没想到在小阴沟里翻船。”陈龙叹口气。此刻他坐在车里,一根烟扔掉,又接着点上一根。
“龙哥,别气馁啊,以后机会还有的是。”小韩在电话里说。
“我感觉够呛,那小娘们太精了,我现在才看出来。”陈龙挪挪肥臀,让自己坐的舒服点,“她今天没说什么吧。”
“请假了。”小韩说。
“请假干嘛去了?是不是昨天晚上…?”陈龙还没说出来被小韩截住话头。“不知道,没说。听她语气也没啥大情绪。应该是和那个电工出去的。”
“和电工出去的?你咋知道?”陈龙说。
“今天检修室的人们在停车场边上挖坑埋电缆呢,没看到那小子”小韩眼睛看着铁栅栏外面干活的人们说。
“卧槽,便宜那个小子了。非找人弄那个沙雕。”陈龙爆粗口,“说不定这个时候两人已经搞在一起了,哎呀呀。”
“看看吧,唉。龙哥感觉好点了么?”小韩想想陈龙摸他的时候就恶心。
“头还晕呢,唉可惜了。挂了,有空联系。”陈龙叹口气,以为小韩问昨天晚上药效的反应,害怕小韩笑话他,连忙把电话挂断。
神籙 蕭瑾瑜
都市無上仙醫 斷橋殘雪
冥王会馆顶楼办公室。秦苏牵着王晓玲的手随着轻快的节拍翩翩起舞。两人越贴越近,慢慢合成一体。窗外外面阳光明媚,阳光暖暖的撒在大地上,滋养着万物。
王晓玲来冥王会馆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冥王会馆职员对此,都把王晓玲当做透明人。在现在这个世界,谁外面没个相好的。一个月工资只有几千块的工人还会去给自己物色一个两个的,更何况资产超亿的大老板。
“在干什么?”坤伯问站在门外听动静的职员。
“…啊!…坤伯,是这样,这是秦总要的那份关于渤海国际店面的几份原始合同。我想送过去,可是…。”职员朝门里指指。
坤伯慢慢走过去,仔细去听,门里面传来欢快的音乐声,和女生的娇笑声。坤伯抬起头想想,问:“这合同着急么?”职员说:“应该不着急吧,秦总说这两天弄好就行。”“那下午再送过来吧。”坤伯挥挥手,两人慢慢离开。
“感觉太棒了。”蒋盼跑来跑去,然后蹲在一个土坡下面抓起一把沙土,让沙土在指缝间慢慢漏下来,漏下的沙土还没落到地上就被海风吹走了,“知道这沙土可以做啥么?”
“炒棒子花呗。”大海看着蒋盼。
“答对了!这是贝壳啊?咋这么多!”蒋盼看到土坡上面夹杂着白色的碎片,有的已经贝壳边缘已经风化出一层白色粉末。
“下面还多呢,走去下面。”大海说完走向朝大海的一面。这一面浇筑混凝土,或者铺设的石块,再往下面就是一块块巨大的花岗岩。花岗岩上长满了藤壶,还有海蛎子,一层层的堆积在一起。
大海小心翼翼走到斜坡中间,等着蒋盼慢慢往下挪。终于和大海胜利会师了!大海大方而又合理牵着蒋盼的手慢慢一小步一小步往下走。
终于走下来了,大海没有撒手,依然牵着蒋盼的手。蒋盼伸出另一只手拍拍大海的手说:“这就是你带我来这里的目的吧?”大海不撒手反而攥的更紧了:“这只是目的的一部分。”蒋盼听后好好大笑:“撒手,我又跑不了。我去石头下面看看有贝壳么。”
大海听后心里乐滋滋的。对啊,她是他女朋友,能跑那去?整个人都是他的!
“好好,你留着点劲,海水马上下去了,一会去里面玩,里面有活的蛤蜊。再说这贝壳,你两双手也捡不过来的。”大海看着渐渐退去的海水。
“那怎么办,我想用贝壳制作一个风铃。”蒋盼一手拿着一块石头。
“我和你捡啊傻瓜。”大海在口袋掏出一个塑料袋铺在花岗岩上说:“坐这里等半小时。我们就大杀四方!”
“好,哎对了,这里有小螃蟹吧。”蒋盼坐过去。“有啊,太多了。石头下面就是。”大海说。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一会我们抓几个回家养着。这里不会有鲨鱼吧?”蒋盼看着远处的海水说。“有啊,不过有我在,它们不敢过来。”大海目不转睛的看着蒋盼。
海风吹的蒋盼的头发乱糟糟的,别有一番另样的感觉。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让人不敢直视,唉,真是秀色可餐啊,古人果然诚不欺我。
他与她的秘密
“我给你砸一个海蛎子吃吧?”大海没等蒋盼回答,就捡起蒋盼扔掉的石头,轻盈的跳上一块石头,又一跳,看不到人影了。蒋盼站起来也跳上石头,看到大海蹲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下面用石头砸上面一片丑陋的贝壳。没几下就给较为完整的起了下来。大海伸手递给蒋盼说:“这可真是绿色无污染纯野生的海蛎子。很鲜的,我以前吃过。”
蒋盼接过,看着白莹莹一片肉躺在洁白的贝壳里。蒋盼拿过来闻闻,一股海的气息扑鼻而来。“就这样吃?”蒋盼指指手中的海蛎子。“对,仰起脖子,就这样吞下去。然后回味无穷,是大海的味道。”大海闭上眼睛做陶醉状。
“我我可不敢,还是你吃吧。”蒋盼忙把海蛎子推给大海。大海坏笑着接过海蛎子说:“吃一点,要不然咱白跑这么远了。再说,啥事都要尝试一下嘛。”
“你别过来,我不吃。我刚才看到它还动弹呢,你别过来。”蒋盼回头想跑,奈何一把被大海拉住。
“你不吃我可会喂你的。”大海看着蒋盼的眼睛说。
“喂也不吃。”蒋盼又想挣脱,没想到脚下一滑,倒向大海怀里。大海连忙把海蛎子扔掉,顺势一拉一抱,蒋盼就这样结结实实的落在大海怀抱里。
靈臺仙緣 黃石翁
大海脑子嗡嗡作响,他轻声说:“你身上好香啊,用啥馅做的。”蒋盼抬头看看大海的脸,慢慢闭上双眼,小声说:“你尝尝不就知道了。”大海慢慢低头嘴唇贴在蒋盼的嘴唇上……。
海风吹起的哨声飘荡的越来越远,海水退潮时的哗啦哗啦声也渐不可闻。安静!整个世界的安静!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粗重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