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大明無敵熊孩子-第207章只是分工不同分享

大明無敵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明無敵熊孩子大明无敌熊孩子
朱由鬆扫了一眼下方乱哄哄的大臣,也不知是在 商量对策,还是聊家常,”可有退敌之策?”
没人应声,南京的情报系统虽不全,可对朱慈睿 始终有关注,自齐太建立齐太军以来,似乎还未尝一 败,每个战例都是以少胜多,最初,以两千余兵力拿 下天津就不说了,但天津城之外那一战是实打实的, 以数千之众消灭了大顺三万大军,接着,出兵山海 关,以不足两千兵力堵住了蛮辫子十万大军入关,而 师京同样也如此,根本就没出多少力气,福州和左梦 庚打得更是霸道,整整十五万大军。
他们能动用的也只有十余万军队,这仗如何打?
不少人已经萌生出了归顺的想法,只不过,没人 肯先出头劝朱由鬆。
朝中乱哄哄的还在商量,武将那边有的已派出亲
信,跑出几百里外递交归降书了。
十月二十六日,朱慈睿不得不推开一些事,又要 准备入洞房了。
说实话,洞房花烛夜,本是人生大喜之事,朱慈 睿却是阵阵头疼,前方将士正浴血奋战,他却在这里 扯蛋。
好吧,齐太殿下这也是为大明的未来做牺牲,只 是分工不同。
迎娶左羡梅,自然不可能像迎娶太妃的规格,却 也不能一顶小轿抬进门了事,至少也要给左良玉面 子。
提前也是准备了四五天,动用了不少人,当然, 倒是不需要朱慈睿亲自张罗,朱慈睿只负责当日入洞房便是。
规格有,其余的一切从简,不收礼,不下请柬, 宴席也只准备了二十余桌,将领也只是京师内高级将 领,军营内当日可饮酒,不过,不能多饮,一个班也 就象征性的一壶酒。
就算赶来的军政干部也就是吃了一顿饭,酒水都 没敢喝太多,到了傍晚,基本都散了,只有朱微妮缠 到了八点多,还被卞玉京给灌多了。
见朱慈睿八点多还不肯入洞房,卞玉京催促道: “殿下,快进去吧,免得新娘等急了。”
朱慈睿心里轻叹了一声,回过头则一抹苦笑,总 感觉这个婚稀里糊涂的,实在有些草率,整理了一下 衣冠,推开门走了进去。
左羡梅缩了缩身子,玉奴忙施了一个礼,”殿 下。”
朱慈睿走过去坐在床边,”娘子,是不是闷了?”
左羡梅轻轻摇了摇头。
玉奴用托盘托着玉如意,”殿下请。”
朱慈睿抓起玉如意,缓缓挑开盖头,左羡梅小脸 蛋羞红一片。朱慈睿道:“这里不是福州,委屈你。 ”
左羡梅又轻轻摇了摇头。
朱慈睿从玉奴手中接过合餐酒,递给左羡梅一 杯,”以后咱们就是夫妻了,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 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于茫茫人海中遇见你,也是千 年的缘份,希望咱夫妻同心同德,携手共进。”
左羡梅点点头,轻声道:”羡梅愿意此生照顾殿 下。”
“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同时,也希望你 们姐妹相处和睦。”朱慈睿举了举杯,“娘子,共饮此 杯。”
玉奴接过空杯,施了一个礼,“祝太子和太妃白 头偕老,举案齐眉。”说着,瞧了一眼小姐,”太子太 妃早些安歇,奴玉退下了。”
左羡梅身子不由绷紧,揉捏了一下玉手,接着起 身,”臣妾伺候殿下更衣。”
象征性的让她脱掉外衣,朱慈睿站起身,”娘子, 你这身行头比本太繁琐,不如让本太先帮娘子吧!”
左羡梅脸上露出一抹羞涩,起身坐到梳妆台前。
朱慈睿也走过去,帮着摘着一件件头饰,摘着摘 着,就听见门口有轻微的响动,朱慈睿扭过头去, “双儿……”
“哗啦”一下门开了,李双儿直接扑进了门,同 时,见两道人影掉头就跑。
朱慈睿嘴角直抽,李双儿听墙根也罢了,另两个 —是卞玉京,一是玉奴。
妖孽丞相的宠妻 霜染雪衣
李双儿忙爬起来,”那个……殿下,奴家是担心殿左羡梅和李双儿在福州时同吃同住,一起上课, 关系情同闺蜜,不过,见李双儿听墙根脸蛋还是一 红,”双儿,你进来。”
朱慈睿嘴角一勾,”是啊,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不了不了,奴家就不打搅你们了。”李双儿慌慌 的连连摆手,忙退了出去,顺手又将门给带上。
蛮荒武帝
左羡梅从镜子中瞧见朱慈睿嘴角挂着坏坏的有些 邪恶的笑容,脸蛋一阵发烧,”殿下……”
朱慈睿一脸的遗憾,回过目光,”来,本太继续 伺候我家小娘子。”
左羡梅心口怦怦乱跳,有点不敢看朱慈睿,却又 忍不住想看。
朱慈睿想了想,忍不住一笑,听墙根这种事,怕 不是李双儿想出来的,而是卞玉京,大概也是觉得今 日气氛有些清冷,故意搞出这么一出。
想通了此事,朱慈睿倒是有些后悔提前叫破了, 被自己大小娘子听墙根,想想还是挺兴奋的。
左羡梅缓缓抬起头,“殿下在笑什么?”
“哦!”朱慈睿回过神来,将左羡梅的秀发散开, “本太忽然想起一个笑话。”
左羡梅睫毛轻轻抖颤,好奇的问道:”殿下,是 什么笑话?”
朱慈睿扶住她的香肩,略作思索,便想到一个, 道:”有这么一个大商贾,生意做得非常大,唯一的 遗憾就是香火不旺,已是知天命之年,膝下就一个傻 儿子。
这大商贾很是发愁,有一天,这大商贾就想试试 自家傻儿子那脑袋究竟开了多少窍,也不奢望自家儿 子多会做生意,只要能记住有多少产业,都做了哪些 生意就成了。”
左羡梅年纪本就不大,正是喜欢听故事的年纪,
渐渐的就被齐太殿下的故事吸引了,甚至都忘了洞房花烛夜的羞涩。
朱慈睿继续讲道:“这大商贾新建了一个厂子, 是专门加工肉产品的,还进了一台非常先进的设备, 据说能自动生产香肠……”
左羡梅已经进入了故事中,下意识问道:“那设 备是咱福州造的吗? ”
朱慈睿一阵无语,一个故事也能联想到福州?
时光守护人
左羡梅疑惑,”难道不是咱福州生产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