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蓋世人王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七章 最強盛會!看書

蓋世人王
小說推薦蓋世人王盖世人王
“这阵法有些逆天了,浩浩荡荡进行了两个多月,今日算是彻底完工了。”
“花费的财富肯定是天文数目,没想到最终张远山会在这里重建祖上一脉,毗邻夏族洞天,底蕴互通了吗?”
“想要养成洞天福地,没有大地龙脉是万万不行的,现如今夏族和祖山的大阵合为一体,洞天之主都难以攻破!”
这一日晴空万里,盘龙城的景象大变,超级大阵激活时刻,冲出亿万缕神芒,密密麻麻的大道符号蒸腾而起,呼啸至苍穹,天上的太阳都失去光彩。
这场浩大的工程历时快三个月,毗邻夏族洞天的祖山巍峨雄壮,犹如化作顶天立地的巨人,成为指引众生起源的生命灯塔。
这座山岳高耸入云层中,有种非凡的威势浩荡,充满了浓烈的生命起源波动。
“轰!”
从这一刻开始,祖山不在陈旧,在能量的灌注中,滋生出漫山遍野的奇花异草,璀璨犹如一轮太阳悬挂在东方大地,聚纳日精,餐霞食气。
至于夏族至高道府荡漾出大道涟漪,接引星空神能,如化作灿烂的星月,与祖山吞吐的大日交相辉映。
“这是传说中的阴阳一气阵!”
一位老洞主认出来这门古老的法阵,曾被张远山从废墟中挖出来,此等规模的法阵一旦布置而成,阴阳共济,照亮了域外星空。
“轰隆!”
等待祖山与夏族洞天能量接轨,阴阳轮转,时而漆黑如墨,时而黄金璀璨,充满了极致可怕的伟力,阐述大道奥妙。
“有些不可思议了,究竟砸出了多少底蕴才能布置成型,难道他曾经在造化之门收获了逆天的财富?”
各路洞天福地的强者接踵而来,绝世底蕴就这样成型了,阴阳一气阵夺天地造化,聚纳海量神能,已经波及了百万里河山!
可想而知恐怖层次,短暂时间这里如同化作天地环境的核心,吞吐量庞大,压的这片世界的军阀族群都黯淡无光!
唯有神州阁的强者都清楚,钧天丧心病狂拿出了上亿灵胎石的资源,在配合他收获的无穷珍宝,才完成这项工程!
夏族道府和祖山遥遥相对,在阴阳一气阵的影响中,两重底蕴交织在一起,弥漫出令洞天之主都胆颤的威压!
仙人洞来的强者都大感震惊,张远山忙活了三个月搞出了如此规模的超级大阵,这是要和各路洞天福地叫板吗?
“这阵势果真强盛,借助天地伟力,更可以滋生出难得的物质!”
钧天盘坐在道府中,清晰感受到格局之变,养成了独特的天地环境。
钧天沐浴大道宝辉,犹如置身在阴阳世界中,肉身热气腾腾,根根发丝流光溢彩,通体异常炫灿。
这一刻,悬挂在内洞天中,以道府能量滋补,以不朽物质锤炼的万道兵,隆隆而鸣,很快极致盛烈。
万道兵彻底爆发了,吞吐万道光雨,宛若大道仙洞在吐霞,散发出一阵接着一阵山崩海啸的威压!
“轰!”
武破九霄 花顏
万道兵全面蜕变,通体晶莹灿烂,化剑、鼎、戟,刀、矛、枪、塔、棍……
它姿态多变,演绎各种兵器形态,闪耀万重道痕,与钧天产生很深的共鸣,最终化作神圣战衣披在身上。
“已经化作无上重宝!”
钧天忍不住一笑,入道级锤炼出无上重宝说出去谁敢相信,主要是万物源石的潜质太过逆天了,而今在重重底蕴的加持中全面蜕变!
“轰!”
突然之间,沉睡在万灵炉的镇元仙府猛地震颤。
钧天惊异,老仙要复苏了吗?
他仔细探究,发现镇元老仙沉眠的能量在缓慢复苏,过程虽然谈不上太快,但相信数月足够了。
钧天的心情沉稳不少,探索造化之门断然要经历危险,有老仙镇守在身边,行动力可想而知了。
翌日清晨,霞光漫天。
盘龙城神圣祥和,诸强汇聚,年轻一代英杰数不胜数,不过多了大批陌生面孔,但是精气神都异常可怖。
楚烈他们一路走来感到心惊,看来各方势力将沉睡的年轻英杰大批唤醒,要去造化之门中争夺造化。
甚至这批英杰中,肯定隐藏着封王者后裔,他们的祖先曾经因为造化之门而崛起,肯定掌握藏宝图,封王洞!
“咚咚咚……”
张大炮亲自撞钟,不仅预示着祖上一脉重建,更预示着超级盛会开启!
各方来客心绪激荡,造化之门的消息终于要公布了!
等待他们登临祖山,脸色沉了下来,楚鼎天他们竟然都在这里,坐在主位区,这画面和天霞洞天他们联手逼迫的情形,完全返回来了。
张远山呼朋唤友,号召而来十位绝顶洞天之主,这等强大的联盟,让各路洞天福地的强者不由得沉默,姿态也不是那么强硬了。
特别,祖山气象强盛,有十万大夏军镇守,更有数万祖上路杰出起源者,虽然现在很弱小,但未来这批人中难保走出部分英杰。
长此以往下去,祖上一脉当真要兴盛,未来要诞生一个鼎盛洞天吗?
“轰!”
张远山走出来了,看似平静但却充满了无比鼎盛的生命体波动,宛若巨龙在俯瞰四方。
他完善了无量法,也得到祖庭的洗礼,生命起源路本就是不断蜕变生命本质,打破一层层生命枷锁。
甚至,他都变得年轻,发丝都黑了些,这是什么样的体现?返老还童了吗?
蛮玄的心情很难受,已经有人将张远山誉为能和蛮瑜扳手腕的超级巨头,封王者之下无敌的存在。
当然,张远山能有现如今的成就,与不朽物质有关,也和钧天挖出来的无量宝藏有关,站在这等领域他已经在俯视何妨洞天的掌权者。
“来者皆是客,入内一叙吧!”
张远山话语平静,十足的祖山之主风范,开启刚建立去的宏伟主殿堂。
“这座宫殿怎么那么眼熟?”
丁天道忍着屈辱前来,扫视着四面八荒的景象,各式各样的道宫,仙鹤,青鸾,龙鸟,有种回归自家内洞天道宫感觉。
“难道……”丁天道剧烈发抖,气得肺都要炸开,眼眶子血红。
可是他什么都没说,为了造化之门,为了未来封王,强忍着喉咙中滚动出的心头血,含泪前往主殿。
殿宇之外,渐渐安静下来。
彩霞飘舞的世界中,年轻英杰汇聚,翘首以待,熄灭的封王路再一次点燃了,情绪都格外激动!
同样,这亦是煎熬,谁都不希望议事大会再生枝节。
“为何不见人王,如此重要的议会,连个接待我等的人都没有。”
一群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女登山而行,身躯朦胧大道圣光,他们像是一群走出古洞府的圣杰,沿途中震的祖山弟子都在颤栗。
他们踏入修行路不过是两三年的时间,最杰出者才刚刚接触神藏领域罢了,岂能扛得住这群威势滔天的年轻男女。
“那是些什么人?”
各方惊骇,纵然是天雄他们的心神都坠入谷底,那十几位年轻男女,通体朦胧着圣光,傲气冲霄,反掌间都要改天换地!
“他们是封王者的血脉传人!”
苏长青和武痴的脸色凝重,果真这些至强族群都有可怕的后代长存于世。
“我怎么觉得最弱的都塑造出了准圣胎?”
场中年轻一代佼佼者心中苦涩,时代真的变了,各路牛鬼蛇神接连走出封印地,未来这批圣杰或许能诞生几位封王者!
火烟云身为至强族群的杰出后代,清楚知道这只不过是第一批!
当年雄关建立起来人族与荒兽杀的天崩地裂,大环境都走向了衰败,在这种格局中想要走出真正的封王者毫无希望。
故此有潜质的种子都被封印下来,等待环境迎来好转再将他们唤醒。
“那人是谁,好像是传说中的太阳体?”
有人心惊肉跳,这批来的年轻英杰中,以领头的年轻男子最为强盛,相貌俊美,肌体晶莹,满头金色长发披散在腰部。
他的体内隐隐蒸腾出一轮黄金大日,炽盛的温度扑面而来,体内的血液要枯竭,这让人颤栗,感受到无上圣胎的波动。
金阳洞天的圣子连忙走来,向前参拜行大礼,言称小祖。
周围哗然一片,封王者的直系血脉?像是坠落凡尘的不朽神王,有着令人颤栗的气魄在蔓延,压的各路英杰感到窒息。
烈惊云相貌无比俊美,双目扫视四周,当留意到大批快软倒在地上的生命起源者,道:“这些都是祖上路弟子?”
金阳圣子点头回应,这让烈惊云摇头,道:“太弱了。”
“小祖有所不知,生命起源路才推广数年。”金阳圣子作出回应,虽然金阳洞天和人王有过节,但他对于在神魔擂台横压荒兽英杰的人王很是敬重。
“数年?那又怎样?”
烈惊云不以为然,道:“我修行三年已经跨越到入道级!”
但凡后世之人的年轻英杰全部都心惊肉跳,三年踏入入道级?
祖山弟子脸色难看,这话语未免太刺耳了,他们曾经都是凡人,怎么能和封王者的子孙拼资源,拼天赋。
“我说烈惊云,你是封王者后裔,单单血脉储藏的能量物质已经很是强大了,又有取之不尽的资源修行,有必要和他们比拼修行资源吗?”苏长青脸色微冷。
烈惊云扫了他一眼,看似平静,然而体内的血脉沸腾的瞬间,像是炸裂,背后隐约浮现出封王者的血脉烙印。
“这血脉……”
很多人心颤,好似面临高等生物的俯视,体内的血脉都要臣服。
即便苏长青通体缭绕麒麟光束,但远没有烈惊云这等触目惊心的表现,就像是真正的封王者要从他体内走出来,重新君临天下!
“麒麟王一脉的血脉衰败到这等层次了吗?”
烈惊云淡淡道,始终在俯视各方英杰,还没有找到值得较量的对手。
苏长青脸色阴沉,道:“消耗无尽资源封存到现在出世,就是要和天下人拼血脉吗?”
“你用不着嫉妒。”
烈惊云冷冽的瞳孔扫视周围的弟子,大失所望,道:“太弱了,我还想看一看祖上路的修行法门。”
他非常的自负,吩咐金阳圣子,道:“能不能把人王叫来为我们演练一二。”
金阳圣子有些语塞,人王是什么身份?岂能是他可以叫得动的,更何况为他们演练功法。
“怎么,很难吗?以为在军候争霸战横压现世路,举世就真的以祖上路为尊?当然我并非在质疑人王对族群作出的贡献,年轻一代较量他总不会拒绝吧?”
金阳圣子很想提醒烈惊云,钧天的战力绝非能用常理推算,不过想到他刚出关就教育了自己一顿,还把自己苦苦追求的圣女拿下,就不再吭声。
烈惊云的面容微冷,人王岂能轻易册封?他以及背后的封王者后裔都难以信服,更何况现世路被压的抬不起头才是最恼火的原因。
“入道级人王的架子那么大?仗着是开启造化之门的关键,连个面都不露,这是在无视我等?”
十几位封王者后裔犹如上古圣杰转世,他们是什么身份与地位?祖爷爷打下来浩瀚江山,稳固了人族部落大后方,见一个祖上传人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