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我囤千億物資穿到七零養三崽-第二十一章 生意異常火爆看書

我囤千億物資穿到七零養三崽
小說推薦我囤千億物資穿到七零養三崽我囤千亿物资穿到七零养三崽
回到家,已经准备好午饭了。
“娘,快点来吃饭,二伯母做了炒腊肉。”二宝老远就看见纪琬,牵着她就进门。
炒腊肉还是纪琬传授给二嫂的,二嫂还是有点天赋在身上的,一学就会了。
二哥吃了三个肉包子,没想到居然干了三碗饭,这是饕餮吗?咋这么能吃。
“一,二,三……”一家人围坐在一起,陈荷手里牢牢地捏着有些皱的纸币。
七零八碎的分分角角,加起来五块整。
“一天都五块,我和你爹还有你哥一天上工都赚不了这么多钱。”陈荷数了五六次,确定了钱,拿出两块,分给两家,“这是给你们的,剩下的我收着,攒起来换个大房子。”
大嫂摆了摆手,一口拒绝,“娘,咱们一家人,不搞那些虚头八脑的。”
“就是啊,咱们又不分家,搞这一出干啥?娘,你赶紧收回去。”二嫂把面前的一块钱重新推了回去。
陈荷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人,“你们就放心拿着,身为咱们老纪家的儿媳妇,咋能口袋里一点钱都没有,而且你们也有了孩子,到时候也要为孩子想想。”
这么一说,大嫂和二嫂也就欣然就收了钱,孩子出生以后要的花费的也不低。
下午,大嫂和二嫂一直在跟着纪琬学做猪肉脯,制作简单,只要注意火候,就能做的很好吃。
“小妹,没想到这个猪肉脯还真的蛮简单的。”二嫂吃着自己做的猪肉脯,得瑟的没边。
“就是你这个火候还需要在久一点,太嫩了也不好,差不多要在多烤个五分钟就醒了。”
纪琬把上次山里摘得橡子拿了出来。
栎树果实也叫橡子,一回来就剥好晒着了。
现在已经完全干透,只需要水漂脱涩。
“小妹,你弄这个果子干啥?这玩意可是又涩又苦。”二嫂对这个是印象深刻,小的时候误食,被这苦涩味弄得够呛。
纪琬把晒干的橡子,倒入大缸,挑了两桶水,让它继续泡着,去涩。
“二嫂,那是你们不会做,橡子能做很多,尤其是橡子豆腐,特别好吃。”
“那我可得尝尝,小妹,我们俩帮你。”
……
一下午忙活着,做了二十斤的猪肉脯。
“明天一定能卖光。”陈荷临睡前的最后一句话。
大清早,纪琬就带着大哥出门了。
每次卖货,两个人就够了,下次就是大哥和二哥两个人出来摆摊。
一到镇上,纪琬去交了摊位费,还是和昨天一样的摊子。
带着大哥去的时候,摊位上已经围着几人。
“摊主,你可来了,我们在这等了十几分钟了。”一看就知道是猪肉脯的忠实粉丝。
“是啊!昨天被我家孩子烦的,头都炸了,就怪我买的少。”
“你们的猪肉脯到底放了什么?咱们老是让人吃不够嘞!”
纪琬脱下背篓,“辛苦各位了,今天有二十斤,肯定管够。”
“小妹,咱这猪肉脯追捧者挺多啊!”大哥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追捧一款吃食,还上赶着排长队。
“那肯定,咱们的猪肉脯好吃,当然买的人多,大哥你去收钱,一包五毛。”
“行嘞。”
摊子前,排了满满当当的人,看的让一旁的摊子眼红的很。
“我要三包,我儿子昨晚吃完就开始闹,我媳妇还嘱咐我让我多买点。”
“你别挤我,我也要三包。”
“喂,你踩我干嘛?我要六包。”
大哥看着七嘴八舌的顾客,赶紧开口,“大家不要急,我们今日带了很多,都别急,都有。”
还有一些没有买过的人,路过纪琬他们的摊子,觉得还挺新奇,“这是在卖什么呢?怎么排这么多人。”
“这是猪肉脯,在这卖了几天,可好吃了。”
5分后的世界
“对对对,你也买包尝尝,肯定停不下来。”
好家伙,这简直就是免费的宣传,那些人果然是耐不住好奇,也加入了排队大军。
……
空空如也的背篓,让大哥直接怀疑人生,“小妹,咱们这次可是做了二十斤的肉,怎么会卖的这么快?”
出来也就两小时,四十包的猪肉脯全都卖完了。
“小场面啦!哥,我带你去饭馆吃面,走,收摊。”纪琬自从来到这还没尝过国营饭馆的菜,听说饭店的服务员脾气都不好,,但是做的菜很不错,她想见识见识。
大哥也是没吃过几次,一想到国营饭店的菜,就馋的流口水,“好,走走走”。
现在差不多也到了午饭,人也很多,嘈杂的很。
纪琬带着大哥挤了半天才挤了进去,“劳烦两碗桃花面。”
“七毛六和六两粮票。”
“行。”纪琬从口袋里把钱掏了出来。
找了一个空位置,就赶紧坐了过去,现在人多,到时候说不定就要站着吃了。
大哥看着上面挂着的菜单,不禁咂舌,“小妹,这里的还真是贵的出奇,一碗面就要三毛八加三两粮票。”
来这吃,主要是因为身边还有粮票,上次二虎子给了很多粮票,不用也是浪费,到时候就要过期了。
“赚了钱不就是为了吃吗?”
大哥也被这说法折服了,“你说的也对。”
等面上来的时候,大哥再也不想价钱的问题了。
桃花面也称馄饨面是将煮熟的馄饨与面条同置一碗,因馄饨皮薄,肉馅透红,浮于面条周围,宛如朵朵盛开的桃花。
面是近半尺长的刀拨面,相当于现在半斤面条,上面有一块大约一寸宽半寸长的烧肉、两个炸丸子及配料汤。
“太香了,小妹,桃花面实在是好吃。”
“毕竟价格摆在那。”纪琬尝了一口汤,确实是不错的。
国营饭店的量,果然是很足,大哥都吃的撑的走不动道。
在离开前,纪琬买了两份红烧肉,花的是自己的钱,不是刚刚赚的。
也不是说家里没有红烧肉,只是这一碗是国营饭店的,家里人都是半辈子的农民,哪里会去国营饭馆吃。
一碗面就能买一斤多的肉,根本舍不得。
“小妹,还是你贴心,我吃的差点给忘记了。”大哥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
本来女儿就是娘的小棉袄。
大哥骑着车,纪琬坐在后面,手里捧着红烧肉,即使包的再严实,香味还是飘散,路过的村民都忍不住大吸一口气。
“这老纪家买的是国营饭店的红烧肉吧!”
“你咋知道是国营饭店的?”
“上回我去镇上,路过国营饭店,里面有个人也是打包了一份红烧肉,从我身边一走过,那味道,终身难忘。”
“这老纪家是要翻身奴隶把歌唱啊。”
一路骑回家,红烧肉的香味从村口飘散到老纪家,好多在门口遛弯的人都猛吸着香气。
“娘,你回来了啊,我闻到肉肉香嘞。”小宝闭着眼睛,吸着红烧肉的香气,从里屋跑到外面,一把准确的抱住了纪琬的大腿。
“我们小宝的鼻子真灵,快叫你姥他们尝尝红烧肉,留着晚上加菜。”
“好哦,肉肉香。”
进屋后,一家人关闭大门,陈荷捏到厚厚的一叠纸币。
“一,二,三……”
等到全部数完,陈荷整个人都震惊住了,说话也变的结结巴巴,“二……二十元整。”
就连一向镇定的老爹也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目光,甚至还略有一丝怀疑,“真有这么多?”
快乐历史
“我们今天卖了20斤,一斤分两包,也就是40包,一包5毛。”纪琬把卖猪肉脯的这些细节又细细的说了一遍。
“你们是不知道,我今天去摊子上的时候,居然还有客人在那排队,已经等了十几分钟。”大哥这个模样,立刻被二哥嘲笑了。
“你真是没见过世面,这都是小场面。”
“就你见过世面。”大哥也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陈荷一拍桌,“吵个屁,一天天的不被老娘骂一顿,你们就不消停。”
就这一下,周围是没人敢说话了。
陈荷刚准备继续说点话,门口就响起了很重的敲门声,就跟高利贷带人来要钱似的。
“开门,纪琬,给我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