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野河之重生1994 ptt-第一百五十三章服務生看書

野河之重生1994
小說推薦野河之重生1994野河之重生1994
听见这句问话,周胖子以灵活到不像话的速度立刻关上房间的门。
转过身来面对这个年轻人的时候,汗已经顺着光亮的脑门流下来了。
他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你,你,你刚才说的啥?”
年轻人搭着毛巾的手臂动了一下:“我问你,你刚才打火机上面的绿灯亮了几下?”
周胖子都快哭出来了:“我我我,我正要出去打探消息,你就过来敲门了,再说他们现在商量事,也不让我参加了,所以我才没有及时回复。”
眼睛盯着年轻人那条搭着毛巾的胳膊,伸手去抹额头上的汗,这一小会已经快流进眼睛里了。
年轻人盯着周胖子的眼睛看了一会,也没有继续开口,转身去里面换床单。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哪敢让您亲自动手呢。”周胖子急忙冲过去,要抢年轻人手里的床单。
“这不用你管,干好你自己该干的事就行了。”年轻人用胳膊肘挡了一下周胖子的动作,嘴里说着话,也不耽误他换床单的动作。
周胖子呆立当场,现在帮忙也不是,不帮也不知道干什么。
年轻人很麻利的换完床单被罩,推着小车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头说了一句:“干好你该干的事。”
周胖子一下反应过来,小跑着过来,给年轻人打开门,点头哈腰:“您放心,我这就去,一旦有消息我会马上报告的。”
年轻人出门,去敲下一个房间的门,嘴里还是说着:“客房服务。”
周胖子关上门,直接就坐在地上,刚才把他吓坏了,他认为自己延误报告消息,被对方知道了,这么快就派杀手上门了。
这他妈的可怎么办才好啊,看着这么严密的防守措施,还是被对方的人给混进来了,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去挨个敲门。
总有人打扰我的挂机生活
坐在门后的周胖子,缓了缓腿软的劲,扶着墙站起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隔了一小会又是一口喝了。
然后起身出门。经过年轻人敲门这事之后,周胖子更怕了,他要早点找到有用的消息,报告给对方。
多功能厅里面的人,大多数已经散去,各人都去忙活自己的那一摊了。
史密斯还在大厅里没动地方,桌子上铺的是、和昨晚皮靴汉子桌上一样的酒店结构蓝图。
他还想要把图在看的仔细一些,以防有什么地方有漏洞。
李杉也在旁边,正在把枪里的子弹卸下来再重新装回去,干完这活,又把几个弹夹里的子弹重新装了一遍。
以防后面用到时,会有卡壳的情况发生。
现在都布置的差不多了,就等着对方打上门了。
收拾利索之后,和史密斯打个招呼,他也要去各处布防的位置看看了,掌握现场的实际情况,对他来说也很重要。
去叫上吴萌萌和陈启明,带着他俩一起开始巡视,中间路过周凤的房门时,短暂的驻足后,想想现在也没有什么要说的,随后就继续往前走。
下去一层之后,在楼梯拐角的窗子那里,碰见了正在聊天的两个人,是鲍勃和周胖子。
周胖子好像很担心的样子,在问鲍勃这样的布防方式究竟行不行,能不能挡住对方的再次攻击。
鲍勃大笑了几声之后,在给周胖子解释,这样加强防守后,不管对方来多少人,都能让他们有来无回。
擦身而过之后,几个人继续往下走。
吴萌萌扭头对李杉小声说了一句:“我怎么觉得周胖子的那个害怕好像是装出来的。”
李杉点头:“我也觉得他有点不正常,可是他本来就很胆小怕死,这也符合他平时的样子,就是刚才有点感觉怪怪的。”
“那怎么办?要不要敲打他一下,让他别到处乱跑,要是万一打起来,还不够添乱的。”吴萌萌这样建议李杉。
陈启明在旁边来了一句:“他是领导。”
听到这句,吴萌萌不乐意了:“领导怎么了,屁用没有就知道吃喝玩乐。”她是一向看不上周胖子拿腔作调的作派。
李杉在旁边听他们这么说,也说了一句:“咱们说他没用,他又不会听咱们的,还是抽空告诉周凤,让她来头疼这个事吧,至少周胖子不敢不给她这个面子。”
几个人说着话继续往下走,遇到在埋伏位置上的人,也点头打个招呼。
一圈转下来,几个人想再回到多功能厅里看看,实际埋伏的人和图纸上的点位有多大的差距。
从一楼上电梯的时候,吴萌萌提了一句:“要不要先去跟周凤说一声,让他说说周胖子。”
李杉想了一下:“也好,早一点告诉他也好,也省的以后麻烦。”回答完之后就直接按了考察团住的哪个楼层。
电梯到达,几个人出了电梯,看见一个胳膊上搭着白毛巾的服务生,正推着小车等在电梯口。
他们几个出来时,那个年轻的服务生还有意的避让了一下,等他们过来后,才推着小车进了电梯。
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李杉停住脚步喊了一声:“不对!那个服务生有问题,快追。”
说完立刻转身就往电梯口跑,跑过去接连按了几下,已经晚了,电梯早已经开始下行了。
于是立刻用对讲机喊话,让下面的人留意一个胳膊上搭着白毛巾的年轻服务生。
喊话完毕,另一个电梯也到了,李杉带着他俩马上进去,直接按了一层。
电梯里,吴萌萌问李杉:“你是怎么发现那个服务生有问题的?”
萬 道 劍 尊 黃金 屋
“他毛巾搭的位置不对,别人的都搭在胳膊上,他的盖住手了,另外,服务生该乘坐员工电梯的,他却来等客人乘坐的电梯,最后还有他看咱们的眼神也不对,有明显的轻蔑和嘲笑的意味。”
电梯到了一楼大厅,门一开,面对的就是几个黑洞洞枪口,对面的人看见是他们几个下来,招呼着让别人都收起枪。
为首的一个走过来:“刚才是你让我们注意一个服务生的吧?”
李杉正要回答时,突然传来了枪声,还有些沉闷。
挥手侧耳间,李杉喊出:“快!楼下车库。”
喊着话已经跑动了起来,朝着步梯口那边就冲过去,还回头喊了一句:“你们守在原地,有他俩跟着就行了。”